解读海门人的文化:临江小城的成长 江苏频道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
  • 来源:海门人力资源网_国家电网网上营业厅_贵州师范学院教务处光宇go购
阅读模式

海门,故名思义为大海之门,事实上,它更与长江有着不解之缘。

解读海门人,是件难度系数很高的事。提到海门人,似乎每个人都有一肚子话要说,但真正说起来,却又不知从何说起,正因如此,便更有说的冲动和必要了。

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海门,故名思义为大海之门,事实上,它更与长江有着不解之缘。海门文化的形成受地理环境的影响而具有明显的地域特色,海门人文化性格和文化特征的地图基本上是由长江绘就的。

从长江中长出的城市很多,却很少有海门这般艰辛。

海门地处长江入海口,滚滚长江不远万里携大量泥沙沉积于此,至唐代末年,方形成东洲和布洲两沙,史称东布洲。五代后周显德五年(公元958年)始置海门县。然而年轻的海门却并未因设县而趋向平静,相反却频遭水患的侵袭。翻开县志,先祖们与长江的抗争可谓惨烈。明朝洪武年间(公元1376年),海门已有4万余人,然而仅过16年, 大风海溢,破堤,溺死3万余人。 次年,又 江潮大作,死人几半。 明中叶以后,江海为患更甚,正德七年(公元1512年), 溺死千余人。 嘉靖十八年(公元1539年),又 溺死万余人,漂没官居民舍不计其数。 此时的海门 破船偏遇迎头浪 ,又遭倭寇入侵, 倭寇80余船突至,劫掠5天。 在潮灾和倭寇的双重侵扰下,至康熙十一年(公元1672年),海门人口仅存2000余人,被 裁县为乡。 如果把成陆几百年间海门人口的起落勾画成一个曲线,相信那是相当具有冲击力的。令我们无法想象的是,从四甲坝、六甲坝这些地名来看,如今海门的内陆之地竟是当年与江潮抗争的最前线。清乾隆年间,为防海门江堤坍淹,海门人挖土堆山,因相信 狮子定能驯服水妖, 就取名 狮山 (后改名为 师山 )。一马平川的海门,有这承载美好祈愿的小小土山,却也不显突兀。

经过大风大雨、大浪大潮的洗礼,先祖们深知脚下这片土地来之不易,深知有几分劳动才会有几分收获,有收获才能吃饱肚皮,才能生存发展,道理就是这样简单明了。因此,海门人无论什么身份、什么职业都始终洋溢着一种勤劳勇敢、愈挫愈勇、不服输、不示弱的精神。就算是种地,海门人也能种出自己的品质和风格来。海门自古少耕地,然而海门人却能通过自己的精耕细作、精打细算,把 一亩三分地 调理得五谷丰登,把庭院修整得瓜棚遮天,把田间地头充分利用,且善于花小钱办大事,一年四季倒也吃穿不愁,小日子过得滋润又红火,这在全国也是不多见的。

清代中叶以后,资本主义萌芽在江南出现,江南作为东西方文化接触的前沿地带,工商业发展很快。此时,由于长江的阻隔和信息的闭塞,身处长江北侧新大陆上的那群海门人,还无法听到中国近代工业化的脚步声。

猜你喜欢